青岛蓝色经济区
新闻

蒋丙然:建水族馆,他是海洋奠基人

2020-07-28 12:17 青岛海洋发展网

蒋丙然作为观象台台长为青岛做了什么?这个问题既明确又复杂。

前一段时间,记者探访观象台,在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台长孙立南的带领下,进入了神秘而又令人敬畏的二楼:圆顶赤道仪室。孙台长按动按钮,圆顶转动缓缓打开,顿时产生错觉,仿佛已乘坐飞船进入时空隧道。巨大的望远镜是1932年蒋丙然从法国引进的,“是我们国家首架由中国人自主使用的望远镜”。至今,它还在观象台执行着神圣的使命……

“1924年2月15日那天就是观象台接收日,进入观象台后,蒋丙然先生发现好多的资料设备仪器都被日本人带走,而且之前的资料也都比较少了”,孙立南台长告诉记者。观象台如此复杂的身世和背景,让蒋丙然感受到了身上的千斤重担。

回顾在青岛观象台的十四载春秋,蒋丙然自我评价:“工作比较广泛,且不限于气象,十四年间颇有若干建树”。

1924年2月28日,蒋丙然当仁不让担任台长一职,观象台成立了气象地震科和天文磁力科,本来地震科的科长是竺可桢,磁力科科长是高平子,都是业界的大咖,只是竺可桢未到位,蒋丙然只得兼任。

在采访和资料查询的过程中,记者对蒋丙然先生的印象是:是领导,也是专家,更是多面手。所以,在1957年离开青岛将近20年后,远在中国台湾的他仍能清晰记得自己在青岛的每一项工作,并撰写成《四十五年来我参加之中国观象事业》。

可以说,蒋丙然开创了中国天文气象事业的现代化。乍一听觉得有些深奥,其实他所做的贡献非常明确、具体,而且影响至今。

生活中,我们离不开气象预报,尤其是青岛的船只,更需要预知风浪。然而,在日本侵占青岛时,观象台每天的天气图都是日文的,而且只给日本船舶参考使用。蒋丙然对此非常不满,接管后,他操起老本行,首先广布天气图,“对于国内外进入青岛港之船舶,一律普送天气图,以供航海保护之用,中外航商均称便利”。另外他还发布天气预报,暴风警报,担当起观象台的保护人们生命财产的职责。

地面气象检测,德国时期每日检测三次,日本时期日测6次,蒋丙然改为日测24次,由4名专职观测员轮流值班。而且,还在“崂山明道观设立高山简易测候所,自1932年6月至1933年5月进行为期1年的高山检测,每日观测3次”。为了提高准确率,他和台内全体同仁注意研究西北、黄河、长江流域重要天气对青岛天气的影响,并于1924年6月17日在郊外分设了7个简单测候所,后来又逐渐增加到阴岛(红岛)、薛家岛测候所,1937年又增设了舟山测候所、登瀛测候所和红石崖雨量站。

青岛濒临海洋,天气预报预测难度很大,蒋丙然的贡献在今天看来仍然是巨大的。

此外,蒋丙然还“改良午炮”,“增设无线电台”,便于近海船舶询问气象,“建筑赤道仪室”,(1925年)“将气象观测场西旧物拆改,造成圆顶赤道仪室,圆顶用机力转动,便于天体观测”……

翻开蒋丙然的成绩单,全是满满的数据,有关天文观测,有关地震测量,有关山东沿海磁力,我们不一定非得看懂,只需知道这位台长凭借一己之力,为青岛观象台的事业呕心沥血即可。

蒋丙然还购置了大量的杂志书籍,并特辟专门的房间用于藏书,1930年2月,成立了图书馆,聘宋春舫为主任。他还大量培养气象人才,尤其是日本人的屡次刁难,都是以中国气象天文人才缺乏为借口,因此,讲台上,蒋丙然化身气象学教师,主持了训练班,先后为观象台培养了阮幼青、刘鹤年、徐汇平、魏元恒、徐汇阔、刘振汉等8人。毋庸置疑,天文学家高平子先后两次进行的万国经度测量,背后也都有着蒋丙然台长的功劳。

1924年10月,蒋丙然与高鲁、竺可桢等还发起成立了国家气象学的全国性组织——中国气象学会,确立了中国气象科技的国际地位,蒋丙然连续担任第一届至第五届会长,并在第六届之后连任8届副会长,青岛自1924年到1929年是中国气象学会的驻会地。

如今,在石头楼的门口,还挂着中国气象学会的牌子,它用醒目的字眼,提醒着游客,这里的光芒是多么的耀眼。

熟悉青岛的人都知道,青岛沿海不可不去的公园是鲁迅公园,这里除了有礁石浪花翻、曲径通幽处外,还有一座古典深邃的建筑——青岛水族馆。这座水族馆的创办与大师蔡元培有关,也与蒋丙然密切相关。

一位观象台台长对于气象天文的贡献是显而易见的,然而,蒋丙然先生对中国海洋研究的推动,则是令人意想不到的。

“蒋丙然是中国海洋科学的奠基人,他设立海洋科,开海洋调查之先河,在青岛建立中国海洋科学研究机构与海洋知识普及展馆”,翟广顺先生撰文称。早在1925年蒋丙然就充分认识到青岛海洋学研究的优势,所以5月开创了由中国学者主持的海洋观测。1927年夏,北大教授宋春舫来青避暑,与蒋丙然晤面,建议成立专门的海洋研究机构,蒋丙然采纳了。回去后,立刻在观象台设立海洋科,聘宋春舫为科长。就这样,宋春舫辞去了教职,于1928年春寓居青岛,由戏剧学家变身成了海洋学家。当然,他还是藏书家,他在青岛的戏剧图书馆褐木庐闻名中外,梁实秋曾评价说:“我看见过的考究的书房当推宋春舫先生的褐木庐为第一,在青岛的一个小小山头上,这书房环境清幽,只有鸟语花香,没有尘嚣市扰。”

1928年11月,青岛观象台海洋科正式成立,“成为中国第一个海洋水文气象和海洋生物观测研究机构”。1929年6月,宋春舫离职后,“金中柱继任海洋科科长,刘靖国、朱祖佑为助手”(《中国近代气象事业的先驱——蒋丙然》)。

时间来到1930年8月,中国科学社在青岛举行第15届年会,蔡元培、李石曾、杨杏佛、易培基、翁文灏等科教文化界名流出席会议。应该说蒋丙然工作顺利的开展离不开蔡元培的支持。刚刚接手观象台时,经费拮据是横亘在蒋丙然面前的鸿沟。他无奈四处求救,1930年3月,青岛当局决定“减政”,蒋丙然的求救信写给了时任中央研究院院长蔡元培。这封信算找对人了,因为蔡元培不但到过青岛,而且非常欣赏这座海滨城市。1929年6月3日,蔡元培携眷来到青岛,力主国立山东大学的校址迁在青岛,原因是青岛地处边陲,既有舟车之便,又可免战乱影响,而且“青岛地势及气候,将来必为文化中心点,此大学关系甚大”。正是蔡元培的提议,国立青岛大学(初定校名,1932年改名为国立山东大学)扎根在青岛,蔡元培的得意门生杨振声担纲校长一职。

蒋丙然的信件抵达时,学校正在筹备中,蔡元培接信后,立刻致函青岛特别市市长葛敬恩,提到“观象台经费较少,难资展布”,还给蒋丙然致函称已经“去函请其设法酌加;即退一步,亦希望不致受减政之影响矣”。危机化解后,1931年3月,蔡元培发现蒋丙然的台长待遇不高,于是提出“应与贵市府各局长一律待遇”。

由此可见,蔡元培对青岛观象台的关注,此次年会,便是两人为海洋研究事业的再一次“合作”。会议公推胡若愚、蒋丙然、宋春舫为筹委会常务委员。一笔笔社会捐助的款项到了青岛,一座中国古典城垣式的民族建筑于1931年到1932年间在这片海天间诞生。青岛水族馆开馆后,蒋丙然兼任青岛水族馆馆长。1935年,青岛海滨生物研究站的创立也有蒋丙然的功劳,他负责筹划建立,并在1936年12月成立后任秘书,董事长一职由时任市长沈鸿烈亲自担任。

正在一切顺利开展之时,1937年“七七事变”将所有的努力都付诸东流。蒋丙然在青岛的气象海洋事业也只得戛然而止。1938年日本占领青岛之后,蒋丙然把台里望远镜上最珍贵的镜片取下来,“藏到火车站旁的一个旅社里。到了抗战胜利后,王彬华台长按照旅社老板留下的线索去把镜片找出来安上了”,孙立南台长说。

抗战期间,蒋丙然没能南下,滞留在了沦陷区,于1938年1月出任了伪北平大学农学院农艺系主任、教授。1946年,蒋丙然重新回到了青岛,出任复校后的国立山大教授,不过时间很短,是年12月便赴中国台湾任教于台湾大学农学院。1966年12月24日,蒋丙然去世,享年83岁,人们对这位气象学家的评价是“为人低调,不发恶声”。

相信,观象台的圆顶天文观测室不会忘记,无论是风和日丽还是狂风巨浪,每天清晨,都能看到老台长的身影。有后来的研究者翻阅过蒋丙然的工作手记,惊讶地发现,在青岛将近两千个日夜中,蒋丙然的观测竟没有一天中断过!

(半岛都市报)

编辑:徐琛
分享到:
相关新闻